一年的奇幻漂流故事

這裡分享一位很好朋友的親身經歷

我們以下就稱這為故事主角為 “阿狗” 阿狗的英文名字叫 Shit 好了

在去年的大約農曆過年的時候,阿狗有接到,一個非常特別的邀約,正值,那時候
待的公司,剛好把美國的分公司結束,北京,香港,台北三地分公司的矛盾,這又是另一個很長的故事了,

離開的時候,阿狗大約年薪算是一般外商的水準,也算是還可以,養家活口應該夠,阿狗算是不太加班的
(做軟體,千萬要記得,你上位的人,只看得到你的工作時間的地方,看不出,你具體貢獻的地方,一定要離開)

算是一般軟體業裡面一個開發 team 裡面的小 leader
(就是整個 team 人都閃光了,剩下,有小孩要養,一時走不了的,常常就變成 leader 了)

阿狗基本的工作,就是除了日常開發外,多了一些,要跟高層交待的會議,或是跟高層,及夥伴,
一起走 scrum 的流程,基本上,就是跟著某PM 或是某主管,或是某位 scrum master 走他自己的流程
或是跟隨長官 scrum 獨到的見解,另外就是照顧夥伴,看有沒有心裡受委屈,或是夥伴,薪資實在不到位,比其他嘴砲的
開發或是 PM 少的可憐,每次到評估的時候,可以代為伸張一下正義,寫加薪報告,再跟 HR 鬥法一下
最後才是解決技術的問題,或是
趕一下進度之類的事情
(一不小心,故事鋪梗太長)

阿狗就因為這個機會,誤打誤撞,進入博弈軟體的開發世界
畢竟,還是受不了金錢的誘惑,當時,在台灣的老闆跟阿狗打包票,說了大約是當時外商兩倍的薪水,外加分紅,
一週,一開始兩天remote , 其他三天來公司,幫忙帶同事,上軌道後
不管你要幾天 remote,在幾杯迷湯灌下肚後,阿狗果然還是太嫩,就答應要一起去打拼了

接下來,就是密集,又密集的開發,強度,保持在高峰,當時他加入的時間點,已經有一定的市場佔有率,
落在他們這一個新成立團隊的難題,變成,先頂營運高峰的一些問題,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善後的工作,
寫的程式就是要調效能,或是改善流程,當初開發的老闆,沒有想到,流量會這麼大,所以很多東西都是先有再說,
反正,沒有人看得懂,底層

也就是這樣大的流量,幾乎,每一位股東,都買了超跑,還有一位主要的股東,撞壞了一輛瑪莎拉蒂,壞的賣了,再買一輛

也是阿狗第一次見識到什麼是紙醉金迷的日子~~~~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