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與流氓 Police and Bully

警察的純在意義

說說從小到大的觀感,要把 Police 和 Bully 放在一起,可說 Police 是 Bully 的剋星,還是 Police 是 Bully 中的 Bully ?自己相信自己心眼裡看到的吧

小時候,老師都是這樣對我說,他是人民的保母,小時候,我一直聽不懂,也許我重來就沒有被警察保護過的緣故

到了大一點的時候,上國中後,舅舅告訴我,警察是有牌的流氓,所以要遊走黑與白之間的生意,一定要搞好關係

電視上面的昂阿桃,開始討論228事件的時候,告訴我們,過去,這可是很有權利的一群人,要你是生就是生

軍旅生涯中,一樣拿起槍,告訴我們要保家衛國,教的都是快速置人於死的方法,建立在,消滅敵人就是最好保護自己的方法

前些年,同學會的時候,一個好同學跟我說,他現在在高雄開賭博電玩,一個月分紅不是很穩定,大約20~60 萬新台幣,不過,一個月要給警察的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字,一開始,找不到門路,吃了不少虧,警察喝完酒就打電話要他去付錢,後來找到白手套,單純多了,台北市的延平北路和民權西路交叉口的警察局隔壁就是一家賭博電玩,哈哈,應該去拍一張特寫,警察還常再前面欄民眾開兩段左轉的罰單

上班後,常常看到,警察對擺路邊攤的小販,開了一張張紅單,好累積績效,那時候,南京東路,和伊通街交叉口賣九層塔蔥油餅的老爹告訴我,他都沒有去繳,中年失業後,生活都過不去了,哪來的錢繳,法官還裁定可以讓他分期喔

世上真的有違法與非法的事嗎?好像一切都是模糊的,我老家,中山路(又名二省道)沿路的違建,有些,十年,有些二十年,為什麼?我這麼清楚哪是違建呢?N年前,有一次,大批員警,及拆除大隊,要去拆一間名叫”百樂門” 的理容院,不過後來,就在,民代關切下,只把招牌用大型天車吊下來,過幾天,再放上去,照常營業,沒有任何一任的縣長,可以拆的了二省道違建,後來大概,要來個就地合法吧,現在還是再營業,另一個強烈的對比,就是樂生療養院了,說拆就拆,被說是展現公權力

後來我看到警察盃盃的地方都是,臨檢,還有就是開罰單的時候,不就是,在台灣銀行或是國有銀行前

也許社會主義下,就是需要營造一種令人害怕的氣紛,一群非常害怕的人們,才會有聽話的人民

也許你在出任務,要抓逃犯,也許你在執行勤務保護重要人物,也許你正在臨檢,也許你正在追歹徒,希望不是,我下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又是在跟同一個路邊小販開罰單,每日一張,或是躲起來,開民眾罰單

此篇獻給,在城市中每個角落努力生存,可是沒被保護,反受欺凌的所有民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